公告提示: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劳动关系

宁劳人仲案〔2017〕55号仲裁裁决书

来源: [365bet娱乐城]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 2017-09-06 字体大小:

申请人:XXX,女,汉族,XXXXXX月出生,住XXXXXXXX,身份证号码:XXXXXXXX

委托代理人:XXX,福建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XXXX,住所地XXXXXXXX

法定代表人:XXX,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XXXXXX,浙江XX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人因工资、经济补偿金等与被申请人发生争议,于2017612日向本委申请劳动仲裁,本委于当月16日立案,2017717日、88日开庭审理。申请人XXX,申请人委托代理人XXX,被申请人委托代理人XXX到庭参加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申请人于2010411日以销售文员职位入职被申请人处,从事宁德办事处内勤工作,201151日晋升为销售助理,2014411日劳动合同到期,并以销售助理职位与公司续签《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至2020411日。由于申请人表现优异,201451日被公司晋升为高级助理,并于2014618日下发《晋升通知书》,晋升后签署《工资变动通知书》,以此对原《劳动合同》的职位及薪资标准进行变更。20173月申请人接到公司人力资源部通知,因公司效益问题,20174月起将申请人职位降职为销售助理,并且要求申请人签署《劳动合同变更协议》一式两份、《福建XXXX有限公司降职/降薪审批表》。对于被申请人变更合同的要求,申请人予以明确拒绝。在未与申请人协商一致的情况下,被申请人强制下达《工资/职位变动通知单》,并且按通知标准降低申请人20174月的工资。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在未与申请人协商一致的情况下未足额支付劳动报酬,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十八条第二款之规定,用人单位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劳动者可以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另外按公司《关于发放2016年度花红的通知》,依据该《通知》第四款第1条的规定,员工凡在2016930日之前入职、在此期间的绩效考核结果符合公司要求、未出现违纪违规记录的,均可依据工作表现和绩效考核结果按实际工作月数折算,享受花红。申请人在2016年年度绩效考核得分93.8分,符合年终花红的发放要求,被申请人本应于2017年初向申请人发放2016年年终花红,但被申请人要求申请人主动提出离职或接受降职降薪,才肯发放2016年年终花红,明显违背该《通知》规定。申请人请求裁决:一、解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劳动合同;二、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发放2016年年终花红(业绩奖金)13000元;三、被申请人向申请人补发20174月绩效工资666元,伙食津贴90元;四、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经济补偿金32542.86元(按近12个月平均应发工资4648.98/月×7个月=32542.86元);五、被申请人按原薪资标准发放20175月工资4898.8元。

被申请人辩称:一、申请人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的理由需要进行释明。被申请人没有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情形,申请人以此主张解除劳动关系理由不成立。申请人现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属于主动辞职。并且,自201773日后,申请人就没有再到被申请人处工作。二、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发放2016年度年终花红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首先,花红并不是绩效奖金,它是被申请人激励制度的范畴,并不是员工固定的薪酬福利。其次,被申请人有权根据业绩情况及员工个人工作表现决定是否发放。因为2016年度被申请人因商业竞争、宏观政策等原因导致整体销售业绩下滑,宁德办到款和分销指标均不理想,被申请人不发放2016年花红合法且合理。三、被申请人从未对申请人的岗位进行调整。根据申请人2014412日签订的劳动合同,申请人的岗位为销售助理,月基本工资1496元,绩效工资按照绩效考核办法支付。申请人提交的《劳动合同变更协议书》系被申请人宁德办主任误发,被申请人人资部门工作人员发现该情况后已通过邮件和电话方式向申请人进行说明,并强调公司未对申请人的岗位及工资进行变更,仍按照原劳动合同履行权利义务。故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对其调岗降职的陈述与事实不符。四、被申请人已足额发放申请人的劳动报酬,不存在故意克扣或降低劳动报酬的行为。申请人的月工资由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两部分组成。申请人20174月、5月份的基本工资,被申请人已按照1800/月高于劳动合同约定的标准发放。申请人20174月、5月份的绩效工资,被申请人按照绩效考核制度计算后分别为932.4元、1198.26元,被申请人均已足额发放。另外,申请人2017521日收到4月份工资条后至今,并未向被申请人就异议内容进行核对确认或在当月25日前书面形式反馈人力资源部门,直接于612日向贵委申请劳动仲裁并以《告知函》形式告知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既不符合公司规定,也剥夺了被申请人的申辩和纠正的权利。如此一来,即使被申请人确有计算错误,导致申请人工资少发或漏发,被申请人也并非故意。五、申请人要求补发20174月的伙食津贴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伙食津贴属于被申请人福利制度的范畴,是被申请人高于法定标准给予申请人特殊福利,被申请人有权按照公司规章制度的规定予以发放。因申请人岗位为销售助理,对应的伙食津贴标准为500元×城市系数0.9,即450/月。申请人已足额发放。

申请人为证明、支持其主张,出示以下证据:证据1,申请人身份证、被申请人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证明申请人及被申请人身份事项;证据2,《劳动合同补充条款》、《保密协议》,证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另外补充条款第二条对申请人的工资组成进行说明,证明申请人的工资包括劳动合同约定的基本工资及绩效工资;证据3,借记卡账户历史明细清单、20162-20174月工资条,证明申请人的工资发放情况,20174月被申请人未足额发放工资,2015年年终奖发放时间为201624日,扣税后金额为11126.59元,4月份工资条备注栏中说明申请人“由高级助理降职为销售助理,基本工资不变,奖金与补贴按标准”从而证明劳动合同变更协议与工资职位变动通知单并非被申请人所述的误发,而已实际执行;证据4,社保缴费清单,证明申请人于20104月入职被申请人,20147月社保缴费基数变更,可以说明被申请人已经变更了申请人的工资;证据5,《晋升通知》、工作牌,证明申请人于201451日由销售助理晋升为高级助理,级别由F3调整为E1,工资也相应地进行调整;证据6,《劳动合同变更协议》、《工资/职位变动通知书》,证明在申请人未签署《劳动合同变更协议》、未同意变更《劳动合同》的情况下被申请人强制下达《工资/职位变动通知书》,未足额支付20174月工资;证据7,《关于发放2016年度花红的通知》、《2016年营销部年度绩效考核表》,证明申请人在2016年年度绩效考核得分93.8分,符合年度花红的发放要求;补充证据8,光盘,证明被申请人在宁德的办事处可查询到《关于发放2016年度花红的通知》、《2016年营销部年度绩效考核表》、XXX20174月工资条,与申请人向仲裁庭提交的相关复印件一致,相关复印件真实、合法。

被申请人为证明、支持其主张,出示以下证据:证据1XXXX集团《员工手册》2017修订意见征求通知、XXXX集团《员工手册》(2017版)正式颁布通知、《员工手册》意见汇总表、2017版《员工手册》协商要约书、2017版《员工手册》协商应约书、2017版《员工手册》内容修改协商会议纪要、关于2017版《员工手册》内容修改的决议、会议签到表、公示照片,证明《员工手册》对于岗位、薪酬、激励制度进行了规定且《员工手册》通过民主程序制定,已向员工公示;证据2,营销部员工绩效管理办法(修订)、营销部奖惩管理办法(修订),证明被申请人就绩效考核范围、考核内容、考核流程、考核结果评分、考核结果应用等内容制定了详细内容;证据3,培训记录,证明申请人对《员工手册》、绩效、奖惩、考勤制度均予以知情和认可;证据4,劳动合同、保密协议、劳动合同补充条款、劳动合同/保密协议/劳动合同补充条款签收表,证明申请人的工资情况;证据55月份工资条及邮件记录,证明申请人5月份工资发放情况;证据62016年营销部年度绩效考核表(业绩类)-艾超(宁德办办事处负责人),证明2016年宁德办到款、分款指标未完成;证据7,告知函,证明申请人以被申请人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为由告知解除劳动关系,要求被申请人与其完成工作交接;证据8,邮件截图、录音资料,证明被申请人告知申请人未对其岗位及工资待遇进行调整;证据9,绩效考核表,证明申请人201745月的绩效考核结果。

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三性无异议;对证据2,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保密协议与本案无关联性;对证据3,借记卡账户历史明细清单,真实性无异议,但是银行流水明细系申请人收到款项的记录,无法证明申请人收到的款项的组成及其性质为工资,20162-20174月工资条真实性有异议,要求申请人对该工资条的来源进行说明,且为复印件,并无被申请人盖章签字,无法确认真实性;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证明对象有异议,申请人所述社保缴费基数变化的情况,不是因为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工资进行调整,而是因为社保缴费机构每年进行缴费基数调整的结果;对证据5,三性有异议,晋升通知为复印件,无法确认真实性,且无法证明申请人的岗位、工资发生了变化,按照劳动合同法及公司规章制度的规定,工作牌在离职时需交还公司,2017630日申请人已离职,不可能还留有工作牌,因此系申请人自行制作,且工作牌上的盖章不是被申请人公章;对证据6,职位变更通知书,三性不予认可,被申请人宁德办主管曾向申请人错误发放《劳动合同变更协议》,但之后被申请人工作人员已通过电话及邮件通知申请人被申请人未对申请人岗位、工资进行调整,被申请人从未制作《工资/职位变动通知书》,未向申请人发放过《工资/职位变动通知书》,该通知书也无被申请人盖章或相关人员签字;对证据7,《关于发放2016年度花红的通知》,通知系复印件,三性不予认可,且被申请人因2016年度公司效益不佳,2016年度花红不予发放;《2016年营销部年度绩效考核表》,真实性无异议,但与花红发放无关,花红属于公司激励制度组成部分,发放与否由公司决定;对证据8超过举证期限,三性不认可,不应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光盘中的视频无法确认录制地点、时间,以及使用哪台电脑来登录查询的内容,通过视频无法看到申请人想要证明的《关于发放2016年度花红的通知》、《2016年营销部年度绩效考核表》、XXX20174月工资条的具体内容,且其中《2016年营销部年度绩效考核表》并未在视频中展示,因此无法证明申请人的证明目的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23,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但劳动合同中第23条第4款合法性有异议,该约定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第35条的规定,其约定劳动者应当服从用人单位调整工作岗位,甚至薪资待遇,实际上违反了变更劳动合同应当由双方协商一致并采用书面形式的规定,同时排除和剥夺了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协商和变更劳动合同时的决定权,所以劳动合同约定用人单位可以调整劳动者工作岗位的条款应属无效条款;对证据5,五月份工资条真实性无异议,工资条均是发送至被申请人给与申请人的邮箱地址,现已被注销,无法打开;对证据6,真实性无异议,是对宁德办的考核,不是对申请人个人的考核;对证据7,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8中邮箱截图,真实性无法确认,即使是真实的,对合法性也有异议,被申请人试图通过文字的形式,掩盖其非法目的,被申请人事实上变更了申请人的工资及职务,而非其所声称的误发,对证据8中录音资料,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无法待证被申请人的证明目的;对证据9,真实性无法判断,没有被考核人的签名,没有公司盖章,可以看出申请人职务由高级助理变更为销售助理。

本委认为,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出示的证据1三性无异议,本委予以认定。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出示的证据2、证据3中的借记卡账户历史明细清单、证据4、证据7中的《2016年营销部年度绩效考核表》真实性无异议,本委予以确认。申请人出示的证据3中的20162-20174工资条、证据5、证据6、证据7中的《关于发放2016年度花红的通知》可以单方制作,真实性无法确认,本委不予采信。申请人出示的证据8不能证明待证目的,本委不予采信。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出示的证据123467,证据5中的5月份工资条,证据8中的录音资料真实性无异议,本委予以确认。被申请人出示的证据5中的邮件记录、证据8中的邮箱截图、证据9,可以单方制作,真实性无法确认,本委不予采信。

本委根据确认的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查明如下事实:申请人于2010411日入职被申请人处,工作地在宁德市,2014412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劳动合同书》,双方约定合同期限自2014412日至2020411日止;被申请人安排申请人在销售助理岗位从事公司产品销售内勤工作。申请人工资由基本工资、绩效奖金、伙食津贴、工龄津贴等构成。基本工资=出勤工资基数×城市系数;绩效奖金=绩效奖金基数×(当月绩效分数÷100)×城市系数;宁德市城市系数为0.920174月起,被申请人单方将申请人绩效奖金基数由2400/月调整为1400/月,伙食津贴由540/月调整为450/月,并按上述计算方法支付了申请人20174-6月工资。申请人20174-6月绩效分数分别为74分、95.1分、92.2分。2017612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发出《告知函》,告知被申请人其在未与申请人协商一致的情况下,降低申请人劳动报酬,申请人将以被申请人未足额支付劳动报酬为由向宁德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解除与被申请人的劳动合同。申请人在被申请人处工作至2017630日,双方已办理好工作交接手续。

本委认为,被申请人在20174月起单方将申请人绩效奖金基数由2400/月调整为1400/月,伙食津贴由540/月调整为450/月,属未足额支付申请人201745月工资,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一款之规定,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支付201745月未足额支付的工资1701.9{[2400-1400)×0.74×0.9+540-450]+[2400-1400)×0.951×0.9+540-450]};申请人主张的超出部分,本委不予支持。

申请人未能提供真实有效证据证明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支付2016年年终花红,依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之规定,申请人关于要求被申请人支付2016年年终花红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本委不予支持。

被申请人未及时足额支付申请人工资,申请人以此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符合《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本委确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劳动关系于2017630日解除。申请人关于要求被申请人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的主张,符合《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第(一)项规定之情形,本委予以支持。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之规定,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31289元(4171.86/月×7.5个月);申请人主张的超出部分,本委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的劳动关系于2017630日解除;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支付201745月未足额支付的工资1701.9元、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31289元,以上合计32990.9元。申请人的其他主张没有依据,本委不予支持。

本案经调解双方未能达成合意,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一款、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四十六条第(一)项、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一、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的劳动关系于2017630日解除;

二、被申请人应于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15日内向申请人支付工资1701.9元、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31289元,以上合计32990.9元;

三、驳回申请人的其他请求。

当事人如不服本裁决,可在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具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逾期本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一方当事人不执行本裁决书,另一方当事人可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首席仲裁员:李良挺   

    员:卓怡建   

    员:林雄华   

 

2017811  

 

                       员:陈    

 

相关链接

【Top】

推荐给朋友 【收藏】 【打印】 【关闭】
您好,欢迎来到365bet娱乐城网站!您是本网站 位访客

版权所有:福建省365bet娱乐城 闽公网安备 35090202000113号 备案号:闽ICP备11028466号 

地址: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南路48号  电话:0593-2867583  E-mail:ndrsjbgs@126.com 邮编:352100